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内蒙古 > 印象内蒙 > 正文

神往的雪乡

2016年04月18日 07:05    作者:洪忠佩    来源:内蒙古日报    [纠错]

  没有去北方之前,北国的风光曾给我无数的联想:雾凇、冰花、白桦林、雪雕,还有雪爬犁。然而,这只是文字或者影像给我的意象,当一踏上哈尔滨冰封的雪地,满目只有耀眼的铺展的白,以及风的凛冽与锋利,人就像掉在了冰窖里一样。汽车像溜冰一样在牡丹江的公路上奔驰,仿佛越往山里行进,积雪就越厚,随时都有将车子堵住的可能。路边的海浪河,根本看不到流水,只结着厚厚的一层冰,成了名副其实的冰河。从哈尔滨到海林市双峰林场不到三百公里的路程,我几乎耗了一天的时间,才接近皑皑白雪覆盖下的秘境——“中国雪乡”。

  雪乡的夜,比我想象的还要来得早,下午4点左右天上的云团就压得很低。风,带着雪花纷纷扬扬,也带来了夜幕的暮色。低矮的木屋,厚厚的积雪,以及积雪下疏密有致的栅栏,在大红灯笼的照耀下,红白辉映,影影绰绰,仿佛有一种幻化的色彩在呈现,静谧、逸动,似有神性。而木屋窗户里微弱的灯光,透出雪乡人家的幸福与安宁。气温在不断的下降,人的激情却在急剧地上升。或许,一个个把自己裹得像粽子,跺着脚呵着气,嘎吱嘎吱地在雪地里溜达的游人,都和我一样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,只为看一看夜幕下传说中的天堂的样子吧。每一朵雪花里,都藏着一个纯净的故事。在雪夜里沉浸、憧憬,倾听雪花飘落,甚至给家人打一个电话,把看到想到的雪乡景象告诉他们,都不失为一件快乐而有意义的事。大自然的神奇,风与雪的魔法,林农家的火炕,香甜的柴火饭,对于每一个进入雪乡的人,都是一次纯净质朴的美丽邂逅。

  无论是谁,只要进入了雪乡,注定在雪乡都有一个不眠之夜。

  是木屋上升起的炊烟,让冰点中的雪乡有了温度。一栋栋低矮的“雪屋”,像一朵朵巨大的蘑菇生长在雪地里,一片银装素裹。风雕琢出的冰玉,晶莹剔透,百态千姿,宛如童话世界中的景象。雪乡人家的木屋,不仅低矮,而且门和窗户都是双层的,主要是为了抵御风寒。木屋屋顶上的积雪呢,起码有一尺多厚,屋的四周都被积雪包围了,木栅栏只现出一半的身影。零下20—30摄氏度的低温,我的相机按钮不知什么原因被冻住了,根本无法拍照,我却情愿冻着手,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试着,生怕错失了眼前梦幻般的美景。清晨,天刚蒙蒙亮,雪乡的街上就热闹起来,人们争相一睹雪乡醒来的神韵。晨曦中,我有幸看到了没有退场的星空,目睹了宛如蘑菇的“雪屋”上的袅袅炊烟。那场景,一如留白的水墨,素雅而灵动。雪乡姓雪,进入“中国雪乡”碑刻下的雪乡街口,就是雪街。雪屋、雪地、雪人、雪橇、牧羊犬、马车、冰糖葫芦,还有圣诞老人,让雪街上流淌一路的笑语欢声。如果说,先前我在哈尔滨中央大街吃着马迭尔冰棍观赏圣索菲亚教堂,能够领略到一种异域风情,那么,在雪乡坐马拉爬犁到雪场滑雪,甚至徒步林海雪原,都不失为一种全新的旅游体验,清新、刺激、愉悦、欢畅,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。木屋、火车头,以及牌楼告诉我,雪乡就是原来的双峰林场,这里的人们从砍木头卖木头,到保护生态卖雪野风光,这样破茧化蝶的转型历程,一同融入了雪乡的记忆之中。显然,我在雪乡看到了林农毛绒帽下笑脸的灿烂,还有介绍雪乡风物时的自豪。想想,雪乡一年之中有六七个月吧,到处白雪皑皑,到处冰雕玉琢,逶迤的山体都是矗立的雪峰,一片片树木都是如梦如幻的雾凇林,这自然的杰作,是何等的壮观,对于世人又有着怎样的神往?!

  雪,是雪乡的核心要素。而风雪,成了雪乡景观的代名词。雪乡处在黑龙江省海林市一个叫张广才岭的地方,海拔最高的骆驼峰有1235米。据说,由于日本海暖湿气流和贝加尔湖上空的冷空气在这里交锋会面,每年冬季就会形成大量的降雪,积雪多的时候有2米多深。是自然与风的画笔,完成了雪乡的雪原长卷。进入视觉的雪野,洁白、静美、苍茫、神圣,一层一叠地铺展着林海雪原的北国风光。雪乡的雪不仅晶莹,黏度还特别好,多年前就已经成为了国家级的滑雪训练基地。山野冰封,处处雪飘,只要自己有兴趣,你可以堆雪人、滑雪圈、打雪仗,甚至可以在雪地里忘情地驰骋,忘情地起舞歌唱。在雪乡,“穿林海,跨雪原”,不管走到哪,一路上的新奇与惊喜,让我心中少了一分世俗,多了一分浪漫与诗意。

  这是一片纯净之地。雪乡的雪,沉浸在时光里。而我行走在雪乡,对静美与静心有了新的认知。

  喜欢一个地方,不需要太多的理由,雪乡也是。我想,若是以后要带家人去旅行,雪乡无疑是必去的地方之一。因为,雪乡洁白、晶莹、纯净、宁静,甚至灵魂都可以皈依。

  告别雪乡的秘境,我还要向漠河进发,去北极村实现寻北之旅。

【责任编辑:自由人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